很酷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都市 > 依稀故人在
《依稀故人在》免費試讀 權希然洛汐小說章節目錄

依稀故人在爾泰泰

主角:權希然洛汐
《依稀故人在》由爾泰泰所編寫的都市言情類小說,主角權希然洛汐,內容主要講述:她以為這是一切的開始,卻不知她只是回到了原本的軌道,繼續著生命的痕跡,離奇而陌生的夢境牽引她進入迷霧之中,她摸索前行,卻是深深地陷入。他因為巨大的傷痛與愧疚試圖遠離那個紛繁復雜的世界,豈料她的出現預示著他終將步入危險的漩渦。撥開重重迷霧,何處才是出口?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19-12-01 13:11:09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尋默有些煩躁地站在重癥病房門口,看著病房內搬運尸體的醫務人員,身后的警衛低著頭,沒人敢開口。尋默摸到上衣口袋中的打火機,緊抿著唇離開重癥病房門口,與剛剛到來的洛吟擦肩而過,洛吟雙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中,挑眉看了眼尋默離去的背影,有些詫異他身上隱隱散發出的煩躁情緒。作為病人的主治醫生,洛吟對病人的窒息死亡感到奇怪,雖然那場車禍對其身體造成了巨大的損傷,病人也未脫離危險期,但是窒息死亡是她怎么也沒料到的。

尋默深深吸了口煙,緩緩吐出煙圈,眸光與夜色一般深冷。剛剛死去的病人是五天前那場車禍的主要人員之一,由于駕駛的是摩托車,他的傷也是三人中最嚴重的一個,雖然從表面上看這只是一場普通的車禍,出事的摩托車與轎車的主人也相互不認識,但是根據目擊者描述,車禍發生時,出事點十字路口的信號燈有一瞬間都變成了黃燈,這很可能是這起車禍發生的重要原因,因此,尋默不得不懷疑這很可能是人為造成,如果確定有人為因素介入,那么這就不是一場單純的車禍了。本來這個案子是不需要尋默插手的,但是事后警方在調查受害者身份時發現,駕駛摩托車的男子是尋默三年前調查的那起謀殺案的嫌疑人之一,案件由于證據不足,無法對五名嫌疑人進行起訴,最后不了了之。想到這里,尋默沒有焦距的雙眸重新恢復光彩,死亡并不一定是結束,也很有可能是開始,也許能夠揭開當年謀殺案真相的證據會被重新找到。

身后傳來的腳步聲拉回了尋默的注意力,轉身看到那道身影時候,尋默眼中閃過一絲異光,“洛汐?”

洛汐點了點頭,來到尋默身邊。“今天上午多虧了你才能這么快逮捕強匪。”尋默順手掐滅手中煙頭,“說起來,距離上一次見你,好像快有一年的時間了。”

“嗯。”洛汐應了一聲,陷入記憶中。兩人是兩年前在美國相識的,那時候他們因一起合作解決了一起跨國案件,成為了默契的辦案搭檔。后來,洛汐回國,不再干涉任何案件,至此,尋默也很少再與他聯系。

洛汐也是在美國的時候知道了尋默的另一個身份,國際刑警,所以他才會對尋默介入這次的車禍案件感到驚奇。同樣,尋默對洛汐的突然回國并在刑事界銷聲匿跡感到不解。但是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所以他們兩人都極少干涉對方的私事。

“你覺得這不僅僅是一場車禍?”最后,還是洛汐首先開口。

“死者是我三年前的追蹤對象。”尋默嘆了口氣,繼續道,“當時那起謀殺案牽扯到的人太多,而與案件有關的人又深入各個層面,牽涉的范圍太廣,結果相互包庇,利用權勢和金錢銷毀證據,收買證人,最終,五個嫌疑人到開庭時竟因為證據不足而無罪釋放,死者便是那五個嫌疑人之一,這五年我一直沒有放棄尋找證據,然而那五個嫌疑人不是失蹤,就是意外死亡。”

“加上這次有目擊者證實,車禍發生時,路口的信號燈出現短暫的故障,所以你覺得這起案子不簡單。”洛汐分析道。

“沒錯,雖然沒有有力的證據,但也無法排除這一可能性。那起無頭案,如果讓我就這樣放棄,我不甘心。”

洛汐輕輕一笑,“也許你猜的沒錯。”

聽見這話,尋默“霍”地抬頭看向洛汐,“你發現了什么?”他知道,洛汐不會隨便下判斷。

“這次,你大意了。”洛汐回視尋默略顯激動的目光,表情嚴肅,“上午的那起搶劫案就發生在醫院對面的銀行,這里的周圍幾乎沒有可以調配的警力資源,但是,你的下屬大部分都被分配到這里來等待車禍傷員蘇醒進行調查,所以,你的下屬就成為了追蹤強匪最好的資源。再聯系強匪逃跑的方向,是離這里最遠的嘉城路段,你明白了嗎?”

尋默頓時瞠大雙目,“他的目的是為了引開我們的注意力,好讓他的同伙在醫院下手。”

“我姐說,死者窒息死亡,十分蹊蹺,如果假設正確,那便是緒意謀殺。”頓時,兩人陷入沉默……

整齊的留海,黑色的長發,高挑的身材,她站在一棟破舊的別墅前,在沒有月光的黑夜中顯得更加森冷。希然知道自己又處在夢境之中,心中莫名地抽緊,而眼前的這個女生卻不是之前夢境中的那個,她的臉在夢中顯得很清晰,那是一張絕對稱得上絕色的臉,可是她身上卻散發著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氣息,與之前的女生身上那種清冷不同,這是一種滲入骨髓的冷漠。

她推開了別墅殘破的大門,踏在“吱吱”作響的地板上,屋子里彌漫著一股發霉的味道,她走上破舊的樓梯,打開了樓梯口右側的木門,踏進那個黑暗的房間,除了一個書柜,屋里空蕩蕩的,因為沒有月光,房間里顯得更加黑暗,偶爾傳來陣陣貓叫。修長的手指輕輕撫過書架第三層上的每一本書的書籍,終于在其中一本上停了下來,她抽出那本書,正要翻開,脊背被一硬物抵住,由于訓練而異于常人的敏銳直覺讓她很清楚那是什么。背上的異物沒有撤去,一只纖細的手從她手中抽出那本書,清澈而又熟悉的聲音傳來,“真是辛苦你了,白靈風。”希然知道這個聲音的主人就是前一次夢中出現的少女,借著昏暗的光線,可以看清女生纖細嬌小的身體輪廓,那頂鴨舌帽遮住了她大半張臉,右手的槍正抵著高個子女生的后背。高個子的女生也不惱,語調冷冷地說,“你是Tourrnaline。”不是疑問而是肯定,“你在這里等很久了?”

“呵,守株待兔是我最在行的,不過我沒想到你敢一個人來。”

“我還以為,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,沒想到你會來這一招。”語氣中竟透著莫名的愉快。

“我可不是Opal。”

“嗯哼,但是你要將東西怎樣帶走呢?”

“那是我的事,不過Joker這么信任你,你卻將這件事搞砸了,該怎么辦呢?”

“那也是我的事,不勞你操心。”

“學的還真快。”

“你是個值得尊敬的對手,如果我們不是立場不同,也許會成為朋友。”

“黑夜與白晝永遠存在分界線。”

“其實我們……在哪里見過吧?”

女生聲音一頓,輕笑一聲,“也許吧。”清冷的聲音突然停住,“我說你怎么敢孤身一人來,原來你們早就設下了陷阱。”

原本寂靜的別墅里傳來了輕重不一的腳步聲,她們所在房間的屋頂突然出現一個方形的開口,戴帽子的女生抓住從開口放下的繩索,在高個子女生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已經消失在屋子之中,高個子女生轉身看著屋頂的開口,卻沒有任何動作。

一群黑衣人涌入房間,“要不要追?”帶頭的人問。

“她要走,你追得到嗎?”冰冷的聲音帶著諷刺,繼而轉頭看著那道開口,呢喃道,“Tourrnaline,后會有期。”

希然睜開雙眼,午后的陽光有些刺眼,卻被寒風沖淡了該有的溫暖,希然挺了挺長時間抵著墻而有些僵直的后背,長長地劉海隨風輕撫著前額,微微發癢。還是午休時間,學校天臺上卻只有自己一個人,操場上正是最熱鬧的時候,歡呼聲一陣陣地傳來。正在希然發呆的時候,不遠處天臺的鐵門被“砰”地一聲推開,隨之而來的是筱息永遠充滿活力的聲音,“希然,我終于找到你了,你今天怎么沒有去食堂?”說著,自然地在希然身邊坐下。

希然卻沒有回答,只是一個勁地瞪著筱息故意藏在身后的手猛看,懶得去擠食堂的后果,就是現在一覺睡醒有些頭腦發暈。

筱息無奈,只得將一個小小的盒子遞給希然,“我就知道你肯定沒去吃午飯,特地給你準備的,是料理屋的丸子。”

希然也不客氣,直接從盒子里抽出竹簽,扎了一顆鮭魚丸丟進嘴里,盡管餓了太長時間,希然還是發現這次丸子料理的與眾不同,“恩……和以前不太一樣,你剛才說是哪里買的?”

“料理屋,在學校后面的那條街上,很不起眼,要不是預凌帶我去,我都找不到,他說那家店的師傅做料理很有一套,特別是調料的功夫絕對一流,好像以前在日本,他的料理也很有名。怎么樣,味道很不錯吧。”筱息一臉興沖沖的。

“日本料理啊……的確不錯。”說著,又干掉了一顆蟹丸,一邊無視筱息十句話九句不離“預凌”的狀態,果然習慣成自然。

“對了,跟你現在一起住的那個人是叫洛汐吧?”

“恩,怎么了?”

“上屆考去韋諾高中的學姐跟我提起過這個人,據說生著一張讓其他男生都自愧不如的臉,更重要的是,他的氣質實在是太吸引人了,在同齡人身上很難見到這種氣質,自信、淡定、成熟、耀眼,還有極其強大的氣場。希然,這是不是真的?”

看著筱息自我感嘆的表情,希然不由一笑,“第一眼看到時,很容易忽略他的外貌。”

“嗯?”

“就像他們說的,氣場強大,氣質特別,光是這點就已經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,無暇去顧及他的外貌。”希然想了想,慢慢道。

“天哪……聽說洛汐一年前從美國回國,參加中考,而且是那一年的全省第一名,成為了最意想不到的黑馬。進入韋諾高中后,又競選為新一屆的學生會副主席,據說是韋諾歷史上第一個高一就成為副主席的學生。還有小道消息說,其實他在美國已經完成了大學的課程,至于是不是真的就不知道了。”筱息充分發揮了她新聞社社長收集消息的才能。

希然微微一笑,語氣淡然,“是真的。”

“你又知道?”筱息有些挫敗。

筱息這樣的表情讓希然很想摸摸她的頭,“不僅如此,他在美國主修物理量子力學,畢業于普林斯頓大學,曾經進行過國際犯罪學研究,參與過多起特大案件的調查,在美國警界幾乎沒有人不知道這個人。”希然平靜地說完,看了一臉呆滯的筱息一眼,“這些消息還滿意嗎?”

筱息很久才憋出一句話,“你不是……騙我的吧……跟我的消息完全是兩個檔次。”不過,筱息很快便從打擊中恢復過來,“不過,我還知道現在在洛汐身邊的女生叫弋雨,跟他一樣是高一的,上個月主動向洛汐表白,沒想到洛汐想也沒怎么想就答應了。很多韋諾的女生都后悔不已,說那個弋雨走運了,不過我覺得她夠大膽,至少她說了別人不敢說的話,說不定這也是洛汐答應跟她交往的原因哦。”

希然想了想,道,“這我就不知道了……”

筱息一臉勝利的表情,終于有她不知道的了。

希然咽下一顆章魚丸,繼續道,“說起你的那個家教……”說了一半,希然欲言又止。

“怎么了?”筱息不解地看著她。

希然搖了搖頭,“沒什么。”說著,不自覺地舔了舔粘在嘴角的色拉,又扯開了話題……

四周涌動著一種令人窒息的氣氛,洛汐睜開眼睛,為眼前的景象一怔。洛汐微微閉上眼睛,是時光倒流了嗎?這里是國際酒店的一樓大廳,因為被拉掉了電閘而處于黑暗之中,過去的記憶如潮水般用來,彌漫著痛苦的氣息。洛汐靠坐在墻邊,身體受傷無力動彈,對了,他是被Joker困在酒店里。洛汐抬起頭,看了眼酒店巨大透明落地窗外的路燈。“終于要動手了嗎?”洛汐的聲音有些沙啞。

“恩,命令下來了……對不起。”是一個冰冷的女聲。洛汐微微轉頭,看到了那個站在黑暗中的身影,高挑的身材,令人發寒的冷漠,她握著槍,在看向洛汐的雙眼中充滿了無法說清的復雜感情,“當年我接近你,你為什么不揭穿我?你明知道……”

“靈風,揭穿你只會讓你深陷下一個窘境,與其這樣,倒不如把你好好地看守在身邊,這才是最安全的方法,不是嗎?”洛汐輕輕地笑了起來。

叫白靈風的女生也笑了,卸下冷漠的表情,她終于表現出一個十五歲少女該有的溫暖,“Tourrnaline說的沒錯,我們這些人是不應該擁有愛的。”淡淡的語調顯出一絲無奈。

洛汐笑容微淡,“Tourrnaline……她的確比所有人都要看得透徹。”

“洛汐,對不起……還有,謝謝你讓我明白愛是什么。”

洛汐嘆了口氣,看來要動手了。洛汐很清楚大廳里只有白靈風一個人,而她得手下都在門口,這是她一貫的處事原則。手槍保險打開的聲音在安靜的大廳中顯得格外清晰,洛汐緩緩地閉上眼睛,心中默默倒數著將要反擊的時間。

“砰!”夾帶著玻璃碎裂的聲音,洛汐猛地睜開眼睛,眼前一暗,手臂一沉,洛汐面前的窗戶碎裂了,白靈風倒在了他懷里,胸口不斷涌出鮮血,但她的臉上卻帶著難得的笑容,“她來的……真是時候,為我不想殺你……留下了一個……這么好的借口,不用擔心……M.A.P還沒有暴露……Joker也還不知道你的身份。”她呼了口氣繼續說,“Tourrnaline是我敬佩的人,如果你將來……見到她……告訴她,我不恨她……因為我的命就是她救的……這是我欠她的……咳咳,還有……我愛你,洛汐……”她緩緩地閉上眼睛,沒有血色的臉上帶著一絲淡淡地笑……

洛汐驚醒,只是夢,他還在學校的學生會辦公室中,只是空調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停止運轉,冬日的寒冷氣息在房間中不斷蔓延開來。那段他想要刻意淡忘的記憶竟然在這樣毫無防備的情況下,重新出現在眼前,一個回憶的夢,那張冷漠卻美麗的面孔一直浮現在他腦海中,卻怎么也揮之不去。

洛汐穿上校服外套,從口袋里抽出手機看了一眼,下午六點,起身向話劇社走去。話劇社門口,弋雨看到洛汐,頓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,向他奔來。

“可以走了?”

“今天的排練結束了。”

“最近話劇社的狀況還好吧。”

弋雨笑了起來,“那當然,有我這個社長在,自然欣欣向榮。”弋雨是韋諾高中話劇社的社長,是個活力四射的女生。雖然身為洛汐的女友,卻對洛汐的事一點也不了解,洛汐對身邊的每個人都很好,但也都保持著一份無法逾越的距離,對于她這個女友也與別的人沒什么兩樣,這讓弋雨有些郁悶。“最近你好像很忙的樣子。”

“恩,到期末了,有很多整理工作,以后別等我了,可能會忙到很晚。”

“知道了,你自己也要注意身體。”

“好。”洛汐笑的溫潤淡然。

小說《依稀故人在》 第5章 牽涉 試讀結束。

    1. 古言小說

      很酷文學網古言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古言小說大全,打造古言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古言小說免費閱讀。看古言小說,就上很酷文學網。

    1. 種田小說

      很酷文學網種田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種田小說大全,打造種田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種田小說免費閱讀。看種田小說,就上很酷文學網。

    1. 虐戀情深小說

      很酷文學網虐戀情深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虐戀情深小說大全,打造虐戀情深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虐戀情深小說免費閱讀。看虐戀情深小說,就上很酷文學網。

    1. 鬼怪小說

      很酷文學網鬼怪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鬼怪小說大全,打造鬼怪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鬼怪小說免費閱讀。看鬼怪小說,就上很酷文學網。

    最新小說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平安彩票安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