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酷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仙俠 > 恣歡謔
《恣歡謔》小說完結版免費閱讀 清平見笑小說全文

恣歡謔繪良仙

主角:清平見笑
精品小說《恣歡謔》是繪良仙傾心創作的一本仙俠類型的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清平見笑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奢求一人回眸,不求他回顧我能傾城淚流。你還是你,善良完美的你,而我已經變成最丑惡的自己,再也配不上你。而此刻的我,為什么還要再遇見他,那個我日思夜想卻不可得的他。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01-31 11:50:28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沈誤抬手就打了過去,這一打就好像停不下來了一樣,所有的仇恨都在這幾下中凝聚。

逄來風在一旁邊邪惡的笑著,邊說著,“打的好,哈哈哈哈……”

他從高高的座位上一步一步的走下來,看著滿是傷痕的仙人,他欣喜的笑了笑,“你們欠我的,欠魔界的,也是時候該還了。”然后他背過身去,看向前方,對身旁的下屬說到,“關起來,與黑暗為伴,永生不見光明。”

“我們為什么要讓清平繼位!”“仙界……完了……”幾個仙人掙扎了幾下,就被帶走了,嘴里全是憤恨。

“仙界確實要完了。”逄來風看向沈誤,他的眼神變得微妙了起來,看的沈誤一直低著頭,不敢抬頭與他對視,他說,“因為清平,也遲早是我們魔界的。”

沈誤一時不知說什么,莫非逄來風早有安排,還是……

他不敢再多想,但這個叫做逄來風的男人有些太多的秘密,甚至有一些連沈誤都不知道。

“走,陪我一同去無晷原。”逄來風話音剛落,二人就去往了無晷原。

在充滿無盡黑暗的地帶,也能聽見里面有刀槍相碰的聲音,因為無晷原不存在片刻的安逸,刺客為殺人而生,沒接到任務的便是無能之人,無晷原不養無能之人,于是他們只能日夜在這黑暗中無數次的練習著。

“我需要等三年的時間,在這期間,大小事務就拜托青龍先生了。”逄來風拖著長長的黑衣,走進了無晷原深處的樓閣,獨自踏過了樓閣的最后一道門檻,然后關上了門,再也沒有了半點響聲。

沈誤見他關上門窗,便走出了樓閣,想必誰都有思念的人,誰都有未完成的心愿,可他活了千年,終于修煉成了應龍,卻還不知相思成疾是何滋味。

想到這,他的眼前竟出現了一個根本不可能的人,于是他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斬欲閣里,清平一直凝視在佛見笑的臉上,看她禁閉的眼,終于動了起來。“見笑,你感覺怎么樣?”

“師父……”佛見笑睜開雙眼,看見他緊張的模樣,從塌上坐了起來,連連安慰道,“我沒事,就是想看師父,又不敢去……”

清平不給她反應的機會,就一下抱住了她,他將她抱的緊緊的,仿佛這樣就可以把她永遠留在身邊,“你可以去任何地方,有我在,沒有任何人敢說你的不是,我不允許你再這樣傻下去。”

佛見笑被這突如其來的擁抱所感動了,她輕聲問到,“師父……為什么要對徒兒這么好。”

清平聽到此言,僵硬的放下了雙臂,仿佛眉眼間多添了幾分憂郁,然后清了個嗓,用著平時的清冷嗓音說到,“咳,好了,去練劍。”

佛見笑起身拿起身旁的劍,與他練了無數個日夜。

十年后。

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,直奔仙尊居所斬欲閣“仙尊大人,如今人界西北方群魔肆動,人界帝王請您商議治亂之法。”

閣前呼喚多時,來回踱步十來趟,仍不見殿內傳來半點消息。天界有規定,普通仙子是沒有進出御天閣的資格。無奈長嘆一聲便前去找了擇安上仙。“仙君大人,我在殿外等候多時不曾看到仙尊大人。”

話音剛落,擇安手中的茶杯被他用力的摔在桌上,“豈有此理!誰讓你們去打擾尊上閉關。”茶水四濺。這時,坐在對面的人界帝王仿佛察覺了什么,便問到,“莫非仙尊大人還在閉關?”

“那尊上不愿意見,也不能強求吧。”擇安站了起來,準備離開,卻被人界帝王一語攔下。

“什么仙尊,這幾年來處處兵荒馬亂,何時聽聞他管過人界之事,等他相助,朕現在就發兵西北。”人界帝王走后,擇安走遍了斬欲閣大大小小的閣樓,卻不見一個活人。

“這幾年,一直與我說要閉關修煉,大大小小的事都不讓我打擾,誰來都是閉門不見,原來他把我們都給騙了!”擇安走進斬欲閣,看著那已經長出枝丫的荼靡,“這里根本就沒有人。”

他背手而立,一襲冰藍色錦袍加身,烏發垂腰,清風吹過,揚起他鬢角的一縷發絲,有些奸詐的笑了笑,“這樣,是不是就代表,整個御天,都是我擇安上仙的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人界西北。

掛滿燈籠紅綢的煙花之地,歌舞升平,香煙繚繞,給人一種似真似幻的感覺。輕紗披肩的美人隨樂而舞,舞姿靈動,身段軟如云絮,雙臂柔若無骨,一眸一笑展露無限風情,臺下掌聲如潮,一個個紈绔子弟無不為之著迷,熙熙攘攘向臺上涌去。

“姑娘們,都把各位爺都給我伺候好了。”老鴇眼角的褶子都要笑出來了,心滿意足的環看四周,心里的如意算盤打的飛快,“嗯?”老鴇的目光突然停住,望向那位坐在側位帶著面具的青衣男子,這位男子雖然帶著面具,可這身軀凜凜氣質非凡,定是相貌堂堂的翩翩公子哥,身旁怎會一個陪酒姑娘也沒有,淪落到一人獨自飲酒?心中便起了疑,搖著扇子整理了披帛,搖曳著身姿,走了過去。

“這位爺,我們這樓里的姑娘可有什么讓您不滿意的地方?怎不見您招個姑娘陪陪酒?青衣男子冷漠一撇,不經意地向后退了一寸。抬起酒杯抿了一口,抬眼向老鴇示意只喝酒便好。

不過這只是外人眼里的世界,鏡頭一換,一白衣女子身姿曼妙,白綢飄飄也走進了這間青樓,她看見那帶著面具的男子,他還是那副熟悉的面孔,而他周圍美女如云,一個個妖媚的全都纏繞在他的身邊。

“什么時候青龍先生,也有這般風趣了?”白衣女子慢步走向前去,她長發如瀑,一對丹鳳媚眼清澈明亮,一襲白衣將她完美的身形勾勒出來。

“忘川,你若是再拿我取笑,我就告訴你哥去。”沈誤拿起手中的玉簫嚇了嚇眼前的白衣女子。

她白色的面紗遮住半邊臉,隱隱約約能看見她朱紅的唇。“我哥才不會管我。”

“那就不知道這次你偷偷跑出來,魔尊大人會怎么教育你了。”沈誤話音剛落,就聽這樓上這樂曲突然變了調,臺上的舞姬眼眸泛紅面目變得猙獰起來。

薄紗下的女子儼然變成了身著暗紋長裙的魔界殺手。

本來在臺下看熱鬧的人群“哄”一聲炸開了鍋,有舍命回去拿銀子的,有沒命逃跑的,有摔倒了根本爬不起來的,亂得一塌糊涂。

“殺人啦!殺人啦!”一人界男子慌不擇路地沖向青衣男子。

青衣男子眼眸一黑,抓住他的肩,把他往后一推,反手伸出了簫劍,將他砍殺,便沖上樓去,臺上的舞姬也全都變成了魔兵模樣,一個面目猙獰。

一段白綢從天而落,飄飄揚揚的落在他的面前,他一下抓住了那綢子,輕嗅了幾下,仿佛這氣味在哪里聞到過一樣,只是太久遠了,記不住了。

樓下突然有人大喊一聲:“執劍仙大人!真的是執劍仙大人!我們有救了!”人們漸漸安靜下來。執劍大人的名號無形之中給了大家一定的安撫作用。

樓上肆意殺戮的魔兵突然停下手中的刀,呆滯地抬起頭一同看向站在樓上一個頭戴白紗斗笠,身穿一襲白衣的人,他的手中握著一把看起來破舊,滿是青銹的鐵劍。

“鼎鼎大名執劍仙大駕光臨,難道也是來這找姑娘尋歡作樂的嗎?”樓下的老鴇倚靠在木門上,輕搖著牡丹團扇,囂張的嘴臉令人惡心。

只見執劍仙沒有任何言語,也并未轉身,手中的劍向后輕輕一揮,老鴇便化作黑霧瞬間消失在了樓中。

魔兵的首領愣了愣持著刀向后退了一步,“執劍仙果然名不虛傳。”一腳踩到嚇倒在地的凡人,便拿起刀砍了下去。

執劍仙劍鋒直指魔兵,瞬移刺穿了魔兵的胸膛,就在同時,沈誤將手中的簫劍扔了過去,正好對準了執劍仙的位置,只是他的劍飛的沒有執劍仙的劍快,魔兵已經消失了,而他的劍卻在空中驟停了,準確的說是在執劍仙的右肩,刀刃上正閃著白色幽光定是執劍仙施了法術,否則那刀此刻便插在執劍仙的肩上。

執劍仙白色的斗笠往下傾斜,明顯在看向地面上的那個手持簫劍的男人。

他的眼神一暗,看著懸在面前的這把劍,這劍他再熟悉不過了,白紗下的眼,很快紅了起來,衣袖中施法的手緊緊握住,他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,身子向后傾,劍從空中摔落到了樓下的地面上。

他向前一躍,眸里已恢復了清明,雙唇輕抿,臉上一片清冷。黑發束在腦后,只留幾縷發絲隨風舞動,白色衣擺在空中飛舞著,足尖點地緩緩落下。

青衣男子帶著面具都看的十分真切,面具下粉紅的嘴邪魅的笑了開來,露出兩顆小虎牙,“你就是執劍仙?”說完便彎腰想去撿地上的劍。

小說《恣歡謔》 仙界無仙,執劍除塵 試讀結束。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平安彩票安卓